<font id="bn77d"></font>
<var id="bn77d"><sub id="bn77d"><del id="bn77d"></del></sub></var>

        <font id="bn77d"></font>

        <del id="bn77d"><noframes id="bn77d"><b id="bn77d"><span id="bn77d"></span></b>

            連邦資訊
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            你的位置:網站首頁 > 連邦資訊 >

            溫泉博士王教授稱:連邦溫泉助力“溫泉生活地”打造

            2022-07-06??????點擊:
            好兔三窟:論溫泉生活地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1.都是一只好兔子
            如今都講究健康了,不再是每天大魚大肉,因為吃得健康,因而我們都是兔子。不僅是兔子,而且還是“好兔”,因為我們熱愛環境,善待環境,可持續發展。兔子是安靜的,不制造噪聲,這一點不像看家狗。但兔子急了也會咬人,這不禁讓人想起了“甲不犯乙,乙不犯甲,甲若犯乙,乙必犯甲”的“乙”。兔子不僅安靜,其還是干凈的,兔毛也是軟軟的,關鍵是兔子還不吃窩邊草,知道不禍害自己的窩,長得也很可愛,那“兩只耳朵豎起來”,因此小兔子也很受小朋友的喜歡,被認為愛吃胡蘿卜。仁者愛人,兔子可愛,小朋友也可愛善良,所以小朋友愛兔子,小朋友都是萌萌噠的,因而兔子也是善良與萌萌噠的。
            2.勤勞的“狡兔三窟
            都說“狡兔三窟”,那是一個貶義說法。其實兔子是靠勤勞挖出來三窟的,那是勤勞哎,惹到誰了嗎,沒有,侵犯到什么人的利益了呢,沒有,那為什么會有“狡兔三窟”說法呢,顯然那個說法是不公平的 。
            原來那是“捕食者”的說法,是覬覦想吃了兔子要了人家的命的那個人的觀點,而“捕食者”是好人嗎,這個問題值得思考。捕蛇者與捕兔者是一樣的么,獵人與農民是一樣的么,農民與漁民是一樣的么,覺得獵人更原始,漁民次之,而農民是比較現代的。再如,老虎威脅人類了么,若威脅了,當然武松要打虎,而兔子威脅人類了嗎,若是沒有威脅,但人類喜歡吃肉,喜歡吃了兔子,就像為了“吃唐僧肉”而說兔子狡猾,那么說“狡兔三窟”是不是就值得商洽呢,那是想要兔子的命啊,兔子當然要自保啊。
            到底是誰更不善良,到底是誰進攻了人家的家園,吃了別的種類的動物好不好,去挖兔子的巢穴算不算人類在保衛自己,而且還編出了一個貶義的成語——狡兔三窟。是捕食者善良,還是被捕食者善良,吃與被吃誰是弱者誰是慈悲,這還真是個命題。
            3.如今的社會,有錢,有閑,可像兔子那樣生活
            當我們老了,還有錢,也有閑,還有健康意識,那就可以去生活了,而不是留下來生活。生活可以在本地,也可以去異地,就像“好兔三窟”一樣。有時留下來是煩惱,那不如去異地,前往可以是快樂的。真是需要離開則離開,需要回來則回來,需要留下則留下。
            而能實現這些轉換與自由,即能擁有這些優惠的條件,都是因自己的勤勞所換來的,那是人生不斷付出的收獲,當然容不得其他的“捕食者”非法占有,所以要贊成“物權”呢,因而要享受自己的勞動成果。
            生活可以在此,生活也可以前往,所以還真應向兔子學習行為,可以有三地生活。而且我們不是去旅游去了,我們是去生活,也是去健康,還是去體驗,以及去具身,去感悟生命的意義,去探索異地生活。
            人還是那人,但環境變了,或人還是那人,但關系變了,或人還是那人,但心情變了,或曰這人未變,那人變了,部分改變,部分未變,我們是保守發展的,我們是我們的嬗變,也是我們的切換,我們在積極地發揮。
            4.溫泉生活地
            生活地不是目的地,旅游研究老愛談目的地,那是旅行的目的,沒談到達后滯留多長時間,在旅游地的滯留是短暫的,而生活地是讓人們去生活去了,因而在生活地是長時間滯留的,比如在此生活幾個月。
            當然,如今的我們可以有幾個生活地了,不像以前只有唯一的一個,因為以前的錢太少了,以前也沒時間,因為以前的生產力低下,所以以前沒有能力把時間與金錢同時分配給幾個地方,而現在是有這個能力的。
            因為現在有錢了,現在也有健康意識了,現在的心情也結構化了。如今在退休后還能很好地享受生活,那個“午后茶”很漫長,也很讓人愜意,而以前哪有午后茶呀,以前整日在田地里忙,日落而息的,以前太累了,在睡眠中連夢都不做。
            5.為何是溫泉
            溫泉關系健康,泡溫泉有助于睡眠、恢復體力,所以溫泉地是適合做生活地的。就如“洗洗睡了”的說法,即人在旅途,過去的人都愿意找溫泉地投宿。在過去,在溫泉地泡溫泉是免費的,而且那還是大自然的恩惠。而若是沒有溫泉,投宿后還得花錢泡澡,還得吩咐老板備湯,那也需要一點時間的。
            因而去其他地方活動或住宿,要么是為了觀光,要么是為了辦事,或是路過而已,趕上天黑那就住下了,而溫泉地是讓人從心里想前往與住下,那是溫泉所特有的誘惑。
            6.在幾個生活地之間取長補短
            當一個人同時擁有幾個生活地時,就可以讓這些地之間取長補短了,如此可以完善自己這個人的生活。任何地方都有其長,也有其短,因而擁有復數的生活地是可以取長補短的,就如“兩害相權取其輕”,其實也是“兩益相權取其重”的。
            再有就是,有些問題是在長期住下來以后才出現的,而短住是沒問題的,因而伴隨著住下來的時間增長,當有些問題出現了,說明問題也同時是時間的函數,此時就可以變換一下環境。即當人生可以選擇,可以切換,當然不是多變,那生活就不一樣了。
            7.季節地——溫泉旅居
            除了常住地外,這個常住地也是第一常住地,也是本常住地,或是唯一常住地,還有旅游目的地,而在此之外,即在兩者之間,隨著生活的發展與細化,又出現了其他的一些說法或變異形態的地,比如有“候鳥地”——候鳥養生,“季節地”——季節性來訪,養生地——專門來養生的,旅居地——到此來工作與生活一段時間,度假地——專門假期來,還有第二家——second house。
            總之是隨著滯留的時間長短與目的、方式等不同,以及對目的的表達不同而出現不一樣的表達方式。旅居地即是指在旅途中的居住地,可能以后還會接著走,還會結束旅行,但現在是要住上一段時間,而本文提出了“生活地”,即人生可以有幾個生活地。至于遷徙地,那就是去了就不打算回來了,也不準備再走了。
            8.連邦“助力”溫泉生活地
            不管怎樣,本文很自謙與謹慎地欣賞“溫泉生活地”這個概念,連邦溫泉也愿意為“溫泉生活地”打造做出應有的貢獻,以讓生活更美好,讓想成為生活地的地方能成為生活地。即當有了連邦溫泉,樓盤就不再是樓盤,樓盤因此將華麗變身而成為溫泉生活地。本文認為,溫泉生活地既要有溫泉,還要有理念,有心情,要有性情中人的胸懷,還要有設施,包括超市,游樂場,圖書館,公民館,甚至還應有“狗樂場”,即要設置寵物撒歡的專門場所。


            標簽:飄雪機鐘愛的得到愛美